• 女人感染性病的5大征兆 你要小心了 2018-03-27
  • 【华硕ROG STRIX B250G GAMING怎么样】华硕ROG STRIX B250G GAMING好不好 2018-03-27
  • 依托互联网优势为甘肃全民阅读补短板 2018-03-27
  • 3·12公益植树节 500多人为洛江添绿 2018-03-27
  • 巴布亚新几内亚6.7级地震已造成18人死亡 2018-03-27
  • 花莲强震善款爆争议 傅昆萁赖清德花20亿善款重建算什么 2018-03-27
  • 双流实验幼儿园开展结核病防治知识宣传 2018-03-27
  • 新疆十二师三坪农场林业站抓好春季清园预防工作 2018-03-27
  • 全新BMW M5上市 售价164.8万元 2018-03-27
  • [常见问题]上海地区计算经济补偿金时是否需要将加班工资包括在基数内? 2018-03-27
  • 剧烈运动后怎么喝水 讲究“小细节” 2018-03-27
  • 《龙公剑侠图》评书 全集,播音:马长辉,龙公剑侠图全集 2018-03-27
  • 【中国青年网】兰州大学文化行者打响助力民族社区扶贫攻坚战 2018-03-27
  • 西安180余万职工受住房公积金保障 双缴存家庭最高贷65万住房公积金双缴存-要闻 2018-03-27
  • 恋殇多伦多,若说花事了 ,最新原创独家首发,都市小说,情感小说,纵横中文小说网 2018-03-27
  • 头图加载中...

    loading

    安和鹿,我们在埃及干了一架

    • 出发时间/2018-02-15
    • 出行天数/10 天
    • 人物/和朋友
    • 人均费用/10000RMB

    先晒(zhuang)图(bi)

    腾讯分分彩 www.s18of.cn ▼在红海海滨邂逅一群沙漠使者

    ▼大峡谷,旧时贝都因人的村落

    ▼迷失在沙姆沙依赫的沙漠绿洲中

    ▼宰海卜,一半海水一半沙漠

    ▼听,有风来自蓝洞

    ▼坐在大坝,看尼罗河逆流而上

    ▼乘一艘三桅帆船去追逐阿斯旺的日落

    ▼在哈利利市集里淘一盏灯回家

    ▼迷失进努比亚小镇的童话世界里

    ▼尼罗鳄不在水里在岸上

    ▼夕阳红老年团的游轮日常

    ▼卫报旅馆的屋顶远处有风景

    ▼花样调戏金字塔

    埃及博物馆里不止有木乃伊

    ▼默罕默德阿里清真寺里有光芒

    萨拉丁城堡的身后藏着整个伊斯兰老城区

    安和鹿,安安,长颈鹿。

    长颈鹿,她只比我大三岁,但是我却喜欢叫她鹿姨。

    我和鹿姨是在微信认识的。是的,我们是网友。

    一年多前,莫名被拉入一个微信群,看到了一个我喜欢的头像。照片里的那个女孩子站在墙边,弯弯的眼睛笑得很甜。聊天中得知她是半个老乡又热爱旅行,就是这个契机,我们加了好友。

    之后的一年多,我们在朋友圈见证了各自的生活。鹿姨在奥克兰工作,我在福州上班。她不爱发状态,偶尔几个消息也是关于学校和生活,我会发朋友圈,记录旅程中的点点滴滴。我们会在彼此的状态下寒暄最近过得好不好,鹿姨说看我世界各地跑,她很喜欢我的感觉,要是有机会,要来新西兰找她面基,我满口答应,好。一年前没太在意的回答终于一年后成真了。那次见面再过半年后,我们相约了去埃及。

    一直觉得鹿姨就像世界上的另一个我,独自,自主,理性,懂得如何取悦自己,也知道怎么关爱别人。有的时候有些人就是让你觉得如此亲近,虽然你们不常见面,但彼此的陌生感与尴尬会在相遇的那一刻消散。就像遇到了知己,想把这一路上的心事和故事说给她听。

    约旦进埃及|需要点勇气和运气

    “安安,我浑身疼,后背整个都僵硬了”
    “我也是?!?br /> “你说昨天那个撑着拐杖去看修道院的奶奶今天会怎样?”
    “肯定躺床上了吧哈哈哈”

    早上一睁眼,伴随着而来的是鹿姨沙哑又绵长的懒腰声。这就是昨天爬完佩特拉的后遗症,6个小时,20公里,不间断的爬上爬下。我的双腿就像灌了铅,后背僵硬挺直到当场就可以来段天鹅湖,眼皮肿的像胡桃,然而嘴角的痘痘告诉自己,昨天居然累到内分泌失调了。
    我两坐在床上相视而笑,然后就继续开始了我们永恒不变坚定认知的真理:想玩就要趁早,25岁之后就是阿姨了!

    虽说一身骨头疼的厉害,但酒店前台帮我们约好了去亚喀巴的小巴车,今天需要从约旦入境埃及,赶早去亚喀巴买船票。小巴早上7:30来酒店接我们,怎么说也不能迟到。要是自己打车车费贵的心疼,比起骨头疼,那还是咬牙坚持一下吧,谁叫我们穷。

    如约吃完早餐坐在餐厅,司机笑嘻嘻的把我们接上车,心想总算可以比较顺利不用斗智斗勇的一天,直接在车上补觉吧,哪知我们还是太傻太天真。

    司机把车开到大巴站,油门一关,拿个大饼下车和周边的司机侃大山去了,我们一脸无解,这是要干嘛?空空的车上只坐了我和鹿姨两人。就在我和鹿姨回味昨天梦幻又艰难的佩特拉的时候,车上陆续来了三个乘客。一个西装革履的帅小伙,一个身姿臃肿的阿姨,外加一个盖着鸭舌帽的大叔。我两坐在大巴前侧,新进的乘客都不免会相视一笑。

    半个小时,一个小时过去了,我和鹿姨等的有些焦躁,这会看见司机还是没有开车的征兆,环顾四周,眼光落在那位西装革履的小哥身上。

    确认过眼神,我遇上对的人。眼神一对我就知道,那个哥们也是赶时间要走的,无奈司机不发车。于是我就直接上前:hey,哥们,会说英文吗?你们要去亚喀巴吗?司机不走怎么办?我们包个车去吧?

    小哥一看也是脑子灵光的主,立马就说:按常理司机是要等到坐满才发车,这要坐满得等到很晚。要不我们联系一个出租车司机,包车去亚喀巴,车费我们来share,我再叫那个阿姨跟我们一起吧?

    接下来那小哥就开始怂恿我去小巴站旁边??康某鲎獬滴始鄹?,他说:我是当地人不方便去问,小巴司机会认为我坏了他的生意,要不你去问问看?说完指了指停在车站边的出租车,嘴角还露出一丝坏笑。果然,这家伙脑子不但好使,还会说话,坏事让我来背锅,要不是看在我和鹿姨也是赶时间的份上,我才不上他的当的。

    说完计划,我大摇大摆的下了小巴往出租车走去。走近出租车司机还没等我张口,小巴司机就一路朝我跑来。然后双方互相blabla一阵,小巴司机恨不得拉起我往回跑,到手的生意可不能就这么丢了?;氐搅顺瞪?,小巴司机开始售票,十分钟之内发动了油门,我们踏上了前往亚喀巴的路程。

    我和鹿姨对着西装小哥一笑,计划达成,谁知今天的斗智斗勇才刚刚开始。

    三个小时的车程,我们总算到了亚喀巴,一路上过了无数个警卫关卡,停车警察检查身份证和驾驶证。鹿姨一路昏睡,我有点睡不着,半闭着眼睛想着该怎么水路进埃及。

    到了亚喀巴的第一件事就是去买船票,无奈行李太多行走走不便。鹿姨想起昨晚在佩特拉和前台聊天时他推荐了一个代理商,代理商在亚喀巴希尔顿酒店的大厅开了个小柜台,于是乎,到了亚喀巴第一件事就是找希尔顿。车站司机自然不会放过两个待宰的肥羊,开出5jd的车费帮我两找希尔顿,但好歹我有鹿姨。鹿姨一路连比带画向路人问到去希尔顿的路,原来全程不过几百米。

    到了酒店,假装需要入住。对于这种拉着大箱子的中国面孔,酒店大堂小哥向来都很热情,以为金主大户要来入驻了,殊不知我们只是来临时寄存行李的屌丝。假装寒暄了一阵,我和前台小哥说:

    “我们需要去柜台边订几张船票,行李能不能先寄存在酒店这里,我们稍后,对哦,稍后来取?!?br />
    “完全没问题,选择我们酒店就对了?!彼低晷「绨盐颐切欣罾椒考淅?,给我们开了个行李牌,还询问是否需要用个茶水。能够免费寄放行李就已经开始偷笑了,连忙谢绝茶水。

    我使了个眼神叫鹿姨去柜台问问船票。好在我们总是这么默契,一个眼神就知道对方在想什么,在我打发前台小哥的间隙,鹿姨已经到了柜台假装询问了。

    有的时候装起逼来老天都是帮忙的。这个柜台不出售亚喀巴努韦巴的船票,推荐我们去外面的邮轮公司买票。幸好这里不卖票,不然匆匆买了票,装逼失败,行李又成了一个大问题。鹿姨说她无法想象拉着大箱子在街上走着赶路,虽然那有点苦情剧里女主角的人设。

    再次确认过行李,出酒店打车去了AB Maritime公司买好船票,出示护照,交钱,确认日期,一切轻松搞定。
    关于从约旦埃及的几点需知:
    1、约旦亚喀巴埃及目前只有两班船。
    a.一班早上9点开船,快艇,从亚喀巴45分钟到达塔巴,塔巴距离努韦巴70km,距离宰海卜135km,距离沙姆沙依赫220km。
    b.一班是晚上11点开船,游轮式的慢船,从亚喀巴4个小时到达努韦巴,努韦巴距离宰海卜65km,距离沙姆沙依赫140km。
    2、船票需要提早预订,船票75美元,包含一个保险,不包含10jd的离境税。
    3、约旦亚喀巴大使馆可办理埃及签证,当天出签,周五,周六休息。
    4、所有可落地签的国家的公民(包含中国)可以进入埃及后办理落地签,无需提前办理签证也可登船,这点很关键,亲测!

    相比于佩特拉安曼的喧嚣,亚喀巴这个海滨小镇多了一点恬静。在这里看不到太多的游客,走在海滩上,我们成了异域面孔中最特别的两个。亚喀巴就像中国版的三亚,海边大多都是拖家带口来这里的当地人。海滩上约会的情侣,嬉闹的儿童,台阶边抽水烟的少年,娱乐设施上鲜有人问津的售票员,还有躺着充分日光浴的大叔。这里慢生活的节奏来的刚刚好。

    本篇游记共含53351个文字,499张图片。帮助了游客。 举报
    相关目的地:埃及
    返回顶部
    意见反馈
    腾讯分分彩
    页面底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