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女人感染性病的5大征兆 你要小心了 2018-03-27
  • 【华硕ROG STRIX B250G GAMING怎么样】华硕ROG STRIX B250G GAMING好不好 2018-03-27
  • 依托互联网优势为甘肃全民阅读补短板 2018-03-27
  • 3·12公益植树节 500多人为洛江添绿 2018-03-27
  • 巴布亚新几内亚6.7级地震已造成18人死亡 2018-03-27
  • 花莲强震善款爆争议 傅昆萁赖清德花20亿善款重建算什么 2018-03-27
  • 双流实验幼儿园开展结核病防治知识宣传 2018-03-27
  • 新疆十二师三坪农场林业站抓好春季清园预防工作 2018-03-27
  • 全新BMW M5上市 售价164.8万元 2018-03-27
  • [常见问题]上海地区计算经济补偿金时是否需要将加班工资包括在基数内? 2018-03-27
  • 剧烈运动后怎么喝水 讲究“小细节” 2018-03-27
  • 《龙公剑侠图》评书 全集,播音:马长辉,龙公剑侠图全集 2018-03-27
  • 【中国青年网】兰州大学文化行者打响助力民族社区扶贫攻坚战 2018-03-27
  • 西安180余万职工受住房公积金保障 双缴存家庭最高贷65万住房公积金双缴存-要闻 2018-03-27
  • 恋殇多伦多,若说花事了 ,最新原创独家首发,都市小说,情感小说,纵横中文小说网 2018-03-27
  • 头图加载中...

    loading

    环青海湖骑行:《高歌三千追牦?!穦 一张手绘地图+四万余字游记+五千字完全攻略

    • 出发时间/2017-10-01
    • 出行天数/7 天
    • 人物/和朋友
    • 人均费用/3000RMB

    腾讯分分彩 www.s18of.cn 急风骤起曳窗凉,空瞳映月圆。
    甘短苦长梦一场,青稞满千盏。
    堪缱绻,亦留连,
    醉语难诉悲欢,离人夜话不眠。
    再见应无期,曲终当人散。

    谨以此文,纪念2017年国庆节的一段骑行回忆(部分图片出自小伙伴之手,尤其包括猫猫的作品)

    (一)情真意切三百六,缘起骑行一十三

    列车重新启动,摇晃着驶离站台。

    彦臣的眼神有些恍惚,他不由得回想起骑行计划的由来,骑行队伍的组织,准备过程的激动,临行前的曲折,骑行过程的精彩,脚下力量的凝聚,直到骑行之旅的尾声。每一帧画面都在脑海中翻滚了一遍之后,他忽然觉得这一切恍若一场梦。

    在梦里面,十三个人骑行四天没有扎一次胎,却一路高歌欢笑;在梦里面,他们手挽手唱着歌,短暂地甩开了所有的羁绊;在梦里面,他们相互帮助,每一步都是掌声和笑声;梦里的主角好像并不是十三个人,而是一个人的十三个分身。

    当人们觉得一段回忆像是一场梦的时候,往往是因为这段回忆和眼下的生活显得格格不入,甚至有着天壤之别。

    但是这样的梦又如此真真切切,当你发现有这么一场梦可以攀附在很多物件上面,比如一首歌,一件衣服,一个饰物,一张照片,一个名字……而且,梦里的画面都那么清晰而阳光,那场梦的名字大概就叫:真情。

    为了?;ふ獬∶览瞿淹拿?,彦臣曾想要把那个临时组建的微信群解散,把它永远留在那八天里。因为他们这群来自五湖四海的人,终究要回到各自的世界,情绪平复,回忆渐远,无论多么高亢的感情都会淡化,而他恰恰不忍心看到人情冷漠,更不想面对以后无言以对的尴尬。

    但是,听到彦臣这么说,北京的几个小伙伴都劝他没有必要,顺其自然就好;又见大家仍然偶尔会拉扯几句,他终究还是不忍心,便放弃了那个“感情懦夫式”的想法?;蛐碛美渌慊?,不一定会浴火重生,却很有可能弄巧成拙。

    但念曾经拥有,随它以后沉浮。

    五月。

    五一小长假,彦臣和一众小伙伴相约骑行位于北京密云古北水镇,彦臣得到了猫猫的线路指导,但是她因为时间不合适,并没有参加这次骑行。

    于是,在表达感谢之后,彦臣对猫猫说:“那国庆假期一起骑车去吧!”

    “好啊,到时候联系!”

    自从那个时候开始,他便开始酝酿遥远的十一骑行计划了。

    后来再次提起此事的时候,猫猫建议彦臣去青海湖环湖,于是星星之火在这里被点燃了。


    六月。

    端午节假期,“妈妈,今年国庆不回家了?!苯衲甑墓旖诤椭星锝谥睾?,彦臣早就料到过节不回家的话,就一定会遭到家里的反对。所以,自打六月的时候,彦臣就不停的给家里“打预防针”,以便求得顺利放行。彦臣怀着忐忑和愧疚的心情做着自己的心理工作,终究不能算是完全的性情中人,毕竟很少有人会对一个七八天的骑行计划做这么长久的准备工作。


    七月。

    彦臣对今年刚入骑行坑的表妹和堂弟说起十一骑行计划?;勾游闯ね酒镄械乃嵌急硎玖伺ê竦男巳?,尤其在听说骑行强度很小而风光甚好的时候,这个计划就看起来愈加完美,小慧更是迫不及待。

     
    八月。

    因为还在坝上草原和青海湖两条线之间犹豫不决,彦臣发了一条朋友圈征求大家的看法,其实更重要的,是想再约几个朋友。结果,青海湖的知名度获得了更多的认可,但是并没有很多人感兴趣。于是,彦臣又找到猫猫,邀请她一起去青海湖环湖骑行,她回复说暂时还没有其他安排。

    此时,去年一起骑行草原天路的蜗牛也决定一起去青海湖,再加上彦臣的表妹小慧和堂弟小超,队伍总共有五人了。

    但彦臣转念一想,虽然他一直没有见过猫猫本人,但是也都算是曾经认识的人,总觉得少了一点儿旅行的趣味。于是,彦臣便在行者和蚂蜂窝上分别发了一条帖子,打算再召集三五个同行者。


    九月。

    除了彦臣、猫猫、小慧、小超、蜗牛之外,队伍果然又顺利地壮大起来。保定的水哥、上海的小灰灰、北京的小星星在“行者”上看到彦臣的帖子之后,几乎没有犹豫就选择加入了。不久,小灰灰又介绍了一个他的老同学——小明——一起加入队伍。

    另外,通过蚂蜂窝加入队伍的牙牙,在成功买到火车票之后,又拉来了她的好闺蜜小平。此时,彦臣看到队伍已经超过十人,便把两个帖子关闭了报名。

    但是,第二天就有一个叫风雅的女孩儿还是在蚂蜂窝上找到了彦臣,她说她联系过一个队伍,但都是男生,她想跟一个有女伴儿的队伍……就这样,彦臣的队伍收编了最后一个女生。

    再后来,最后一个加入队伍的是经由水哥介绍进来的坤哥,坤哥后来告诉彦臣,他苦于没有找到合适的队伍,差点儿放弃了青海湖一行。

    彦臣见队伍已经超出预期,便赶紧彻底删掉了两个约伴儿的帖子。没有想到短短几天的功夫,就迅速组成了十三人的队伍,彦臣新建了一个微信群,取了一个霸气的名字——“高歌三千追牦?!?。青海湖是三千多米的小高原,又盛产牦牛,故得此名。

    巧合的是,这个临时拉起来的队伍集齐了来自华北、华中、华东和华南的小伙伴,他们的目的是齐聚大西北。作为队长的彦臣一方面在担心队伍大了不好带之外,却另外还多了几分自豪感——来自四地五市的小伙伴被自己聚拢到一起共赴一场骑行盛宴,这是难得的缘分,也是前世修得的功德。

    人间有两种相遇大抵都是美好的,一个是久别重逢,一个是初次见面。对于后者,有的人会说,相遇是冥冥中自有注定,也有人说,每次相遇都是机缘巧合的偶遇。

    但是不能忽略的是,相遇之前的期待往往同样是旅程最美妙的时刻,饱含期待与想象,充满情切与躁动。至于怎么解释“相遇”,反而显得不那么重要了,就如同一副好画的美在于让观者可以想象更多的美丽。

    (二)临行情切心欲飞,出发坎坷铩羽归

    临行的准备

    他们的行程时值国庆节和中秋节假期,彦臣给北京的小伙伴们买车票的时候,终于也只买到了硬座。这意味着他们将要面对二十多个小时枯燥的长途火车旅程,但同行的猫猫和小星星听说之后,都只是回复:一切听从安排,小明更只是简单的说了声:谢谢。

    然而,越是听到大家这么说,彦臣越是不禁联想到一路的舟车劳顿,反而越是感觉愧疚。后来,还是猫猫的一句话让他释怀了:“最后让人印象深刻的不是那些快乐,而是一起经历的苦?!币恢钡胶罄?,对于彦臣做出的各种行程安排,大家从来没有说过什么意见,彦臣也从来没有感觉到压力。

     在9月1号开始的这场没有硝烟的抢票之争中,十三个人先后买到了并不算完美的车票,但不管怎么说,毕竟迈出了第一步,有了车票就已经满足旅途成行的基本条件了。

    后来,进一步给所有人预订住宿和租车的时候,彦臣听到最多的两句话是:“一切服从组织安排”和“我们都拥护你的决定”。

    因为感受到这样的信任,彦臣做每一个工作的时候,更是不敢有丝毫的马虎——从住宿地的位置、图片和评价到车行的装备、评价和车辆新旧,以及环湖行程、线路和景点等等,不一而足。先确定备选项之后,又征求了每个人的意见,才终于逐步敲定了前期的行程。

    虽然彦臣起初并没有想过队长和队员之分,但是这么一来二去就坐实了队长的位置。他心中那份自豪感和荣誉感,慢慢超过了对队伍涣散的担心和对个人自由的向往。一向习惯独来独往的他,此时已经完全改变了追求。


    临行的气氛

    假期慢慢临近,万事逐渐俱备,他们一边各自准备自己的装备,一边偶尔在微信群里“侃大山”,只等时间的车轮碾过九月,然后用自己的车轮碾过青海湖。

    在这十三个人中,除了猫猫之外,其他人完全没有高原骑行的经验,经常在讨论临行装备的问题时,气氛就显得异常热闹。虽然很多队员都不过是一只普通的骑行菜鸟,但是在群里七嘴八舌地讨论中,每个人的准备工作也都逐渐完善起来。

    在这个准备过程中,最痛苦的恐怕就是集纠结症与拖延症于一身的小平了。

    “折腾一宿,什么都没有做完!”

    “要不要带……?”

    “啊,我已经装不下了!”

    虽然小平进群比较晚,但她却扛起了活跃气氛的大旗,既能挑起话题,也能带动节奏。每当其他人和她对话,就总能感觉到小平那极富跳跃性的对话节奏——省略显而易见的结论,话里还隐含着各种暗示。

    一向说话喜欢拐弯抹角的彦臣竟有一种棋逢对手的感觉。他觉得从小平这样的说话方式来看,想必也是个性格伶俐的人,而这些自带幽默感的情节也往往是集体旅行的润滑剂。不过,后来的事实证明,她并没有完全发挥出来,这是后话了。

    除了和旅途相关的话题之外,小平最喜欢的话题无非一个“吃”字。她不仅准备了很多长沙的特产打算带去西宁,也十分怀念北京的糖葫芦,要群主一定带给她再尝一尝。彦臣本来觉得是个玩笑,在小平的三令五申下,他才最终当了真。

    被大家发现自己的吃货身份之后,她便把群名从“高歌三千追牦?!敝苯痈某闪恕案吒枞С?!牦?!?,大有以此明志之意。

    后来,也没有人再改回去,这个群名便一直保留下来,倒也显得多了几分诙谐和俏皮,与一板一眼的古董鸡汤式的群名相比,新群名有着和大家的愉快心情更加搭调的默契。

    在微信群里冷清下来的时候,水哥总是发上两个夸张的表情第一个跳出来,拉几个人吹吹牛,他似乎有着用不完的精力。聊到兴起,他便像小学生作文一样,承上启下地说到:“这一定是一个难忘的旅行!”

    在侃天谈地的群聊气氛里说出这句话,真的不好接话。但是,彦臣却忽然觉得自己的努力是有价值的。


    其实,在九月准备行程期间,微信群里的大部分时间都很沉默,彦臣也有一点儿担心——这样临时组成的队伍,一点儿感情基础都没有,没准到时候就会松松散散的。

    担心毕竟只是想想,不管怎么说,彦臣还是觉得既然大家有缘分“同上一条船”,那就抱着最好的心态去面对可能发生的一切。

    此时,正值骑行圈热议的“落坡岭案”二审改判,终审结果是:组织者和同行者需要对由于死亡骑友自身造成的单方面意外事故承担一定的责任。小平看到这个新闻之后,发给彦臣一个链接,问他:“群主,你怕不怕?”

    彦臣其实早就在第一时间知道这个案子了,但是对他来说,一来是箭在弦上,不得不发;二来,他相信做好自己,公道自在人心;三来,凡事都是有风险的,但这不代表我们需要因噎废食。

    但是,他没有解释那么多,只是回复小平道:“我早就听说了,根本没有想这么多?!?br />
    小平回复了两个大笑的表情,说到:“既然群主都不在乎,那我就买装备去了!”

    临行前,彦臣在群公告里说了一句话:因为队伍人数比较多,路上可能会有一些不同的意见,这次出门大家就是一起玩儿,我也不是什么领队队长,只是希望大家玩得开心。所以有人想要分开,只要开心也无妨,但是也请放心,我反正是收队的。

    这句话的意思是彦臣早就想好的,也是所有准备工作中最后一个步骤。这么说是为了防止出现意见分歧,从而导致不愉快的状况,一来是为了消除部分人的担心被束手束脚的顾虑,二来也为了打消担心自己跟不上队伍的那部分人的顾虑。

    就如同猫猫对彦臣提醒的那样:“从经验来看,因为人太多而带来的麻烦可能会超出预期?!彼档降?,他们所做的包括心理准备在内的所有准备工作,不过就是为了在出发前给他们自己一颗定心丸,即使难免有几句多此一举的话。

    在最后的群内公告中,彦臣还进一步详细地确定了一下行程和攻略,包括逆时针环湖、爬南山远眺青海湖、环湖西路看日出、如何避免在当地掉坑等等。但是,他此时并不知道当事到眼前的时候,这一切的预期都变得很快,他自以为的完美计划不过是他自以为的而已。

    但还得把话说回来,临时改变计划也往往不过就是顺其自然的行为罢了,这其中的得失也根本无法评论。而这一切的不确定性,恰恰就是旅途的魅力所在,也是一个团队成长的时候。


    坎坷出发时

    9月30日,蜗牛和坤哥作为排头兵,已经提前坐上前往西宁的火车了。

    假期前一天,彦臣也请了假,打算办完自己的事情之后再坐火车回北京,然后直接换乘去西宁的火车。在前一天黑夜中行驶的汽车上,彦臣恰好看到了车窗外一路随行的弯月,他想到:当月圆之时,他就已经在青海湖边了。

    此情此景忽然让他回想起那年坐车去漠河北极村的夜晚,当时的心情和现在一样,都对未来的几天充满了想象。

    换乘去西宁的火车之前,彦臣有一个半小时的时间,这期间,他还有件事情需要做:给小平和大家带一些北京糖葫芦,再买一些在火车上吃的东西。

    然而,当彦臣出站的时候,北京同行的另外四人——猫猫、小星星、小超、小明——都已经快要到了。彦臣便不由得加快了寻找糖葫芦的脚步,而他此时并没有意识到他那个装身份证和火车票的裤袋拉链并没有拉上。

    就在彦臣寻找现做糖葫芦的时候,“高歌三千吃!牦?!钡奈⑿湃旱隽艘桓鱿?,来自从保定独自出发的水哥:

    “兄弟们,我没赶上火车,钱包也丢了,这次去不成了!”

    (三)惊而不险出发日,平而不淡初见时

    “然后……是不是被一个美女捡到了,然后一起赶上了车?”

    小平灵机一动,觉得这更可能是一个会有转折的故事,便用一个“然后”把水哥的话接续下来。

    虽然,彦臣心里也因此闪现了一个令人窃喜的念头:这可能真的只是水哥的一个玩笑。然而,水哥并没有改口,而开玩笑的那个人是小平。

    彦臣的心里咯噔地跳了一下,忽然觉得十三个人少了谁都不再是一个完整的队伍,那种遗憾之情是替水哥,也替他自己。

    而对此时的水哥来说,任何安慰话都显得很苍白,任何建议也都着实不易接受。彦臣还是想抓住最后的希望,就在群里对满怀丧气的水哥说:

    “再冷静想一想,是真的没有办法了,去不成了吗?”

    “小平说得对,你可以先找车站想想办法。再不行,也许你可以找黄牛买1号的票,也赶得上我们,买不到票的话就买半程票,上车再补票也行??!”

    “如果假期没有其他安排的话,我觉得你还是应该来,不然就只会更加懊悔的……”

    说完这些话,彦臣又看了一下时间,距离开车已经仅剩不足四十分钟了,然后又看了一下自己和检票口之间并不算近的距离,便立刻放弃寻找糖葫芦的念头。

    他转身走进身旁的超市,胡乱装了一袋子零食,出了超市又看见一家“稻香村”,就问店员胡乱买了一斤多散装糖葫芦之后,然后义无反顾地直接奔向候车室。

    彦臣开始担心自己也会出现岔子,便不自觉得加快了脚步,已经顾不得擦去额头上那不知是急出来的还是热出来的汗滴了。


    来到检票口的时候,彦臣伸手去裤袋里摸身份证和火车票,他这才忽然发现明明应该是三张火车票和一个身份证,此刻身份证还在,车票却只剩两张了!

    他顿时感觉到一阵头皮发紧,又慌慌张张的检查了一下,才长舒了一口气,在心里默念道:“老天保佑!”

    原来,丢了的那张车票刚好是已经用过的,而西宁往返的两张还都在。他又反复确认了几遍才放心下来,真不知道是该庆幸,还是该后怕。在抖落一身冷汗之后,彦臣终于顺利地检票进站。

     

    初次见面

    候车厅里早已经人山人海,彦臣先找到了堂弟小超,放下行李之后,便与一年前就认识却从未见到过的猫猫初次见面了。

    “嗨!”

    彦臣挥了挥手,只是表情有一些僵硬,面对这迟到了一年的见面,他也不知道该说什么。

    猫猫戴着白色棒球帽,帽檐压得有一点儿低,轻轻抬了一下头,同样没有说什么。

    两个人既不像初次见面,又不像久别重逢,只好相互笑笑,算是打过招呼,正式相识了。

    尔后,在拥挤的车厢里,彦臣也正式认识了群聊时寡言少语、见面时活泼可爱的小星星,也认识了实诚又随和,还带有一点儿人文情怀的小明。我们在火车上和别人调换了座位,围着一张小桌话起了家常。

    火车很快就启动了,而五个素不相识的人可以马上打成一片,不得不归功于小超带来的水果身上——冬枣和香蕉。虽然他当时并没有意识到这种巧合,但是在香蕉配冬枣这个所谓“人生走马灯”的水果组合催化下,这个车厢一角的气氛很快变得融洽起来,各种桌面游戏也轮番上阵。

    如同春运一般拥挤的列车上,面对二十多个小时的硬座,气氛如此和谐实在是彦臣始料未及的。


    随着火车西去,夜也逐渐深了。但是,彦臣又如以往一样,只要坐在旅行的交通工具上就会不自觉地兴奋起来。反正也没有什么困意,彦臣就端着小星星带来的书随意翻看着,把座位让给了旁边一个只有站票的小哥。大家在各自的座位上左靠右倚,也几乎整夜安眠。

    几个人中只有猫猫睡觉很轻,坐卧不安,一直半睡半醒,只是她从来话不多,也看不出一点儿烦躁。

    彦臣惭愧地想到,当初说好的一起吃苦,此刻似乎变成了她一人承受,而他却毫无办法。总之,他觉得,以这样的情景作为旅行的开始并不完美。

    但是,深陷愧疚的人总是忘记愧疚这种事情是经不起推敲的,人生就是不能重复体验、不断流动的长河,谁能说,重新来过就一定过得比现在好呢?

    愧疚是最无用的情绪。

     

    峰回路转

    在水哥误车之后,这个出发之夜开始变得让人不太放心。天亮之后,火车已经驶进西北地区,窗外原本葱葱郁郁的大地逐渐变得荒凉起来,好像预示着目的地即将触手可及。


    此时,北京的小慧,深圳的风雅、上海的小灰灰、长沙的牙牙和小平也都顺利上车了。这本来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却因为昨天误了车的水哥,使得这些普通事也令人感觉到了一丝宽慰。

    不过,很快就有了令人更加宽慰的消息——水哥顺利地买到了第二天的火车票,即使是站票加坐票的联程票,也足以告慰丢失的那一千块钱和平白逝去的一天假期。而且,这样一来他也照样可以赶上我们环青海湖的主要行程。用水哥自己的话说,他和青海湖的缘分没有尽。

    彦臣想,这也是水哥和大家的缘分没有尽吧。所以,当你认定了想要做一件事情的时候,往往会有一些东西跳出来阻止你,但是这时候你不能放松,要顽强地战斗到底。当你战胜所有的阻挠之后,就会发现那种成就感与战败相比简直是一天一地,甚至比一马平川的顺利更加令人欣喜和满足。

    已经确定十三人都会相聚青海的时候,彦臣忽然觉得这段旅途似乎重新变得明媚起来,虽然车窗外一直阴沉沉雾蒙蒙的。彦臣昨晚只睡了三四个小时,但是年已奔三的他仍然兴奋不已,对他来说,这种高光不眠的熬夜之旅至少也是三年以前的事情了。

    在各种游戏的笑声中,旅途目的地也在一点点地靠近。在猫猫带来的辣鸭脖美味中,口腹之欲也获得了极大满足;在小超和小星星的带动之下,我们一路上都在“冤枉”小明这个纯正的平民。

    就这样,时间在期待的心情中和爽朗的笑声中,像是被压缩了一样,天黑了又亮,过得很快。


    西宁,你好

    火车破天荒地提前十分钟就进了站,彦臣下车呼吸到西宁的第一口空气的时候,觉得高原的空气也不过稀松平常。

    但是,当他看到头顶写着“西宁站欢迎您”的霓虹灯时,心情难以被淡化,那种日行千里的感觉依然很奇妙。这就是如今的交通工具可以带给人的梦幻感觉,只消数个小时,天地都换了一个样,好像眨眼间世界就被更新了。

    于是,兴奋不已的我们在站台上留下了西宁的第一张合影,完全看不出一天一夜硬座的痛苦。

    出了站台,彦臣看了一下时间,距离表妹小慧到站也只剩下半个小时左右了。表妹因为工作的原因没能赶上和大部队同行,她这一路上孤单的硬座并不舒服,还眼巴巴地看着其他人玩得开心,心里的羡慕和遗憾,都在发给我们的字里行间流露出来。所以,彦臣便临时改了主意,叫其他人先走一步,他留下来接站。

    当表妹走出验票闸机和表哥彦臣汇合的时候,也不由得开心地笑了,她感觉到一路的煎熬终于结束,从此刻开始就是新的篇章了。

    来到预订的青旅放行李时,彦臣看到了去年国庆一起骑车的蜗牛,还有他爽朗的笑容。然后,彦臣决定按计划,马上跑步十公里,一是为了感受西宁的环境,二是为了补上今天的晨跑,三是权当庆祝今天的“十·一国庆节”。

    西宁的晴朗午后有点晒,在火车站前湟水河畔有一条绝佳的跑道,但是这十公里比想象中的要困难得多。为了维持和在北京一样五分钟的配速,彦臣不得不大口大口地呼吸,费了九牛二虎之力,却仍然觉得举步维艰。

    本篇游记共含59182个文字,294张图片。帮助了游客。 举报
    相关目的地:青海湖
    返回顶部
    意见反馈
    腾讯分分彩
    页面底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