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女人感染性病的5大征兆 你要小心了 2018-03-27
  • 【华硕ROG STRIX B250G GAMING怎么样】华硕ROG STRIX B250G GAMING好不好 2018-03-27
  • 依托互联网优势为甘肃全民阅读补短板 2018-03-27
  • 3·12公益植树节 500多人为洛江添绿 2018-03-27
  • 巴布亚新几内亚6.7级地震已造成18人死亡 2018-03-27
  • 花莲强震善款爆争议 傅昆萁赖清德花20亿善款重建算什么 2018-03-27
  • 双流实验幼儿园开展结核病防治知识宣传 2018-03-27
  • 新疆十二师三坪农场林业站抓好春季清园预防工作 2018-03-27
  • 全新BMW M5上市 售价164.8万元 2018-03-27
  • [常见问题]上海地区计算经济补偿金时是否需要将加班工资包括在基数内? 2018-03-27
  • 剧烈运动后怎么喝水 讲究“小细节” 2018-03-27
  • 《龙公剑侠图》评书 全集,播音:马长辉,龙公剑侠图全集 2018-03-27
  • 【中国青年网】兰州大学文化行者打响助力民族社区扶贫攻坚战 2018-03-27
  • 西安180余万职工受住房公积金保障 双缴存家庭最高贷65万住房公积金双缴存-要闻 2018-03-27
  • 恋殇多伦多,若说花事了 ,最新原创独家首发,都市小说,情感小说,纵横中文小说网 2018-03-27
  • 头图加载中...

    loading

    一人一车穿越冬季新西兰,写给那些发生在路上的故事。

    • 出发时间/2017-07-07
    • 出行天数/10 天
    • 人物/一个人

    腾讯分分彩 www.s18of.cn 25岁似乎是个神奇的人生节点,在这个年纪开始有人跟我说要准备存点钱了,开始有人催我找个合适的人结婚,开始有人推荐我用眼霜,开始有人劝我胸怀大志进行职业规划,但却从来没有人鼓励我,鼓励那个曾经疯狂的我再独自旅行一次。

    最近一次说再也不要独自旅行还是在上篇游记,信誓旦旦写下的话语到今天看来像个笑话。对着地图绕了一圈,看到 新西兰 。在我心中她一直是个遥远而美好的存在,以前会想着,这么美的地方肯定要选一个重大的日子来。现在再次独自出游,这样的日子算重大了吗?


    一人一车,10天9夜,沿着南岛走马观花的开了一圈,去北岛会了个“老友”,全程喜忧参半,快要把我的独自旅行玩到了极致。

    国内航班延误八个小时以至我错过了转机时间,人品爆发候补到最后一张机票连夜飞往 新西兰 。刚到 奥克兰 的第一晚路过赌场,用了5纽币玩大转盘赢了一顿大餐钱,换完现金出门那一刻就把膝盖摔肿,第二天撑着个大肿腿在73号公路上开夜车狂飙。本想去冰川徒步,无奈天降大雨。本想连夜驱车前往 瓦纳卡 ,无奈大雪封路。本想北上走特卡波湖回 基督城 ,无奈开错方向。在 但尼丁 最古老的酒店遭遇惊魂一夜。最终,还是走了南岛小环线, 东海 岸的部分8个小时开下来,基本全程在车上度过??朔苫?,跳了伞,最后站在192米的天空塔往下跳。

    这一路,说遗憾也不尽然,路上有不同的风景。说寂寞无聊也不全是,因为我遇见了故事。

    Auckland)奥克兰奇遇记

    故事的最开始想从回国的前一夜写起。有的时候我会在想,人与人之间是否存在某种联系,这种联系维持着他们的相遇。不管剧情多么的荒诞,他们终会穿越汹涌的人潮,在茫茫人海中相遇。

    长颈鹿和Andy,很高兴遇到你们。

    晚上十一点,气温气七度的 奥克兰 。

    我照着 airbnb 上房东给的地址从机场打了个skybus到了那个看起来很奇怪的地址31 Invermay Avenue。

    房子是在五个小时前订好的,每次出远门我都不会提前预定住宿。我是了解自己的,像我这样心思胡乱游走的人,很可能因为一个人一件事而改变整个行程。与其造成不必要的损失,不如走哪睡到哪。

    明晚回国的航班,想着就选一个在机场附近又有skybus通过的地方吧。

    拿着地图和房源对了好久,终于,和房东Sandra预定好了房子?;ハ嗪阎?,Sandra回复我说等待我的到来。

    坐在skybus上已经十点半,机场周边黑漆漆的,车子走的是高架桥,被水雾模糊的车窗偶尔会闪过一丝灯光。我用手把水雾抹去,冰冷的窗户才更真切的感受到 奥克兰 的寒冷。

    9天了,身体有些疲惫。我在想象着Sandra有着一个温暖的房子,房子里有暖气,有舒服的羊毛地毯,冰箱里有新鲜的牛奶。

    车到站,提着我的两个行李箱下车。

    这里看起来像是富人区,一条小路边缘坐落着各式各样的独栋小别墅。我拿着手机对着地图在找Invermay Avenue。

    拉着行李箱走了一段,周围静悄悄的,行李箱在路上摩擦的声音格外刺耳。偶尔一两家里还亮着灯,烟囱里飘出缭缭青烟,有点担心我的声响会惊扰了他们的轻梦。

    终于,我在一堆门牌中找到了31 号。眼前是一栋白色的单层小别墅,旁边是个车库,车库门前有几盆多肉长得丰富。房屋的门紧闭着,一片静悄悄。

    “会不会是我来的太晚,Sandra已经睡了呢?”

    我上前去敲了敲门,咚咚的响声打开了廊灯,这才看清了门口挂着的一个小牌子,写道:我们不在家,有事请拨打***。

    半信半疑的我拨打了电话,无数声等待铃之后跳出了Sandra要求留言的语音。

    怎么回事?真的不在家?脑子里闪过千百万种可能性,第一种就是一定在和我开玩笑吧。

    我赶紧打开 airbnb 搜索一切可以联系到sandra的信息,打了订单电话,没接,发消息,没回。

    十分钟之后,订单上跳出几个字母轰的一下心都凉了。我的订单就在不断打电话试图联系,不断发消息询问的瞬间被取消了。我看了下手表,现在已经11点了。

    愤怒,疑惑,寒冷,所有不好的感觉都涌上来。我想着当务之急要给 airbnb 打电话投诉。电话里对方告知会给我进行补偿,但是现在房东无法提供住宿,需要我自己解决,后续问题等平台核实完情况再说。

    愤怒的我只能被迫接受这个事实。心里想着最不济我还可以回去睡机场,但是我希望可以找个地方洗个热水澡。

    我打开手机查询最近的motel,最近的一家在2.3公里之外,我尝试进行预订,但是跳出“超过工作时间,需提前告知”的消息。

    “去那家motel也不太实际”,我跟自己说。在南岛我找过太多家motel了,现在是冬季,一般九点过后motel前台已经没人,2.3公里,我还有两件行李,没有车,走到应该要十一点半了。

    孤独无助的我在那一刻居然没有一丝害怕,瞥了眼旁边的房子,灯还亮着。

    我敲开了邻居的门。

    走出来的是一个 亚洲 小伙子,大冷天穿着个短袖,酷酷的把手插在口袋里。

    “你是 中国 人吗?会说中文吗?”

    “是,我 山西 的”

    “太好了!我也是 中国 人”笨拙的我蹦出这么一句回答。

    “我在你的邻居Sandra那里预定了一间房子,但是现在人不在家,我也刚被取消了订单,你有你邻居的电话吗?我要当面问问他是为什么?”

    “我没有他的电话,不了解情况”冷冷的语气看不出他要帮助我的态度。

    “啊,那好吧”

    对话说到这里停住了,我要怎么办?有点尴尬有点生硬。

    他被风吹的哆嗦了一下,“这么冷的天,要不先进来说吧“。我有一些迟疑,但他话没多说就帮我拿着行李箱走进了门廊。

    他问“你就一个人吗?”

    “我就一个啊,明天就要回国了,今晚定在这里,离着近去机场方便?!?br />
    “我跟我的房东住在一起,他们是一对 保加利亚 夫妇,孩子都在澳洲,他们在 奥克兰 过着退休生活,我们的房子还有一间空着的房间,本来是准备给另外一个 中国 留学生的,她要下周到,要不我帮你问下我的房东收留你一个晚上?”

    “可以啊,我可以付他钱的”

    故事的发展自然很巧妙, 保加利亚 夫妇出来看了我,知道了我的情况,很热情的答应了他的提议,我被他们收留了。

    安顿好自己已经12点了,他慷慨的和我分享了从华人超市买来的红烧牛肉面。12点,这是我的晚餐。

    “我叫Andy,你呢?”

    “你可以叫我Ann,或者安安“

    一顿带着寒暄的晚餐在这么戏剧化的情境下开始了,聊了很久,Andy说他来 新西兰 几年了,在这边上学,算是半个local了,明天可以带我去city转转。问我明天的计划,我说:明天啊,明天我要去会一位“老朋友”,长颈鹿。

    凌晨两点,约好明天的行程躺在有羊毛毯子的床上睡去,谁能想象 奥克兰 奇遇记就这么开始了。

    你好,Andy。

    约好第二天十一点和长颈鹿去吃brunch,但我九点就醒了,看着天花板恍惚间就好像昨晚做了一场梦,今早才是昨天的重复。

    哆嗦了一下打算起床洗脸清醒清醒,拉开窗帘发现,今天的 奥克兰 阳光明媚。

    收拾完毕坐在客厅查路线,正巧Andy也起床了。略带尴尬的早安问候显得有点不真实。

    “我等会要去找长颈鹿吃brunch,结束了,我们约在天空塔底下见吧”

    “要我开车带你去吗?”

    “不用了,我已经查好路线了”

    “好的,那你先玩,结束后我去接你,带你去 奥克兰 逛逛”。带着未知和期待我出门了。

    我和长颈鹿是在微信认识的。是的,我们是网友。

    一年多前,莫名被拉入一个微信群,看到了一个我喜欢的头像。照片里的那个女孩子站在墙边,弯弯的眼睛笑得很甜。聊天中得知她是半个老乡又热爱旅行,就是这个契机,我们加了好友。

    之后的一年多,我们在朋友圈见证了各自的生活。长颈鹿在 奥克兰 上学,我在 福州 上班。她不爱发状态,偶尔几个消息也是关于学校和生活,我会发朋友圈,记录的旅程中的点点滴滴。我们会在状态下寒暄最近过得好不好,长颈鹿说看我世界各地跑,她很喜欢我的感觉,要是有机会,要来 新西兰 找她面基,我满口答应:好。

    一年前没太在意的回答终于一年后成真了。

    和长颈鹿约定在了一个叫做Howe street freemans bay的地方见面。搭着 奥克兰 的公交摇摇晃晃半小时。下了车一 边和 长颈鹿微信联系,一边开始找人,左顾右盼间一个穿着白色毛衣的妹子向我打招呼。
    “Ann”
    “长颈鹿,我在这里”
    隔着几米的距离,这是我们的第一次见面。

    有的朋友就是这么亲切,虽然你们第一次见面,但彼此的陌生感与尴尬早在相遇的那一刻消散了。就像遇到了知己,想把这一路上的心事和故事说给她听。

    冬日的 奥克兰 早晨有慵懒的气息,我两边走边聊,道路两旁全是有意思的咖啡店。当地的kiwi们总爱带个墨镜,悠闲的坐在门口尬聊晒太阳。长颈鹿说,在 奥克兰 呆久了,人会慢慢变得慵懒。

    长颈鹿带我走了一条又一条街道,穿过热闹的人群,她说这是当地人才会到的地方。那家餐厅叫Mary‘s,那是在Zomato上看到最热评的餐厅,就像是美食家必须朝圣的餐厅,长颈鹿已经来过几次了。

    长颈鹿点了个枫糖香蕉吐司,我点了个牛油果培根。早就不在意吃的是什么,现在只记得那天的 奥克兰 空气里有快乐的味道,太阳很好,我们聊得很开心。我们似乎总有聊不完的话题,从学习,专业,到旅途,到爱人。我不用担心我的发问会带来尴尬的气氛,就像两颗敞开的心遇到可以对接的出口,只怪相见恨晚。

    一顿悠闲的brunch是要吃上一个多小时的。吃完了早午餐,我们打算去真正的市区逛逛。

    “我带你去天空塔转转吧,天空塔是 奥克兰 的标志,也是南半球最高的建筑,我们还可以上天空塔去俯瞰 奥克兰

    “好的,听你的”。

    我们沿着天空塔的方向走去,在 奥克兰 你是不用担心迷路的,走久了抬头看看天空塔,你就知道自己要去的方向。

    登上天空塔是需要买票的,28纽币,在Tower负一层买好门票就准备登塔了。16年我去了 迪拜 ,坐在哈利法塔的电梯里,快速上升的加速度会给耳朵带来不适感,但是天空塔却没有。天空塔透明的电梯设计让你一边上升一边看着窗外渐变的高度。一分钟不到,我们就来到了天空塔观景台。

    和所有有名的高楼一样,这里不能免俗的都配有高规格餐厅和观景台。远远望去 维多利亚 港口停泊着游艇和帆船,脚下的霍布森街道是 奥克兰 最拥挤的地方。我和长颈鹿站在透明的钢化玻璃上拍下了一张合影。这是在空中192米处。

    绕着观景台走,长颈鹿给我介绍了她的大学,她的专业,远远望去她给我指了她家的方向。她说,那里有座粉红色的桥,我家就在背后。

    天空塔半小时就参观完了,和Andy约好时间,他已经在天空塔底下等着我们了。

    下了天空塔,介绍了Andy和长颈鹿认识?!拔沂茿ndy”,“我是长颈鹿”,故事还是一如既往的巧妙,我们三个这就算互相认识了。

    “你航班晚上几点的?”

    “晚上九点”

    “九点还有时间,那我带你们去mission bay吧,那边很美”。Andy看了看手表,提议到。

    "我之前和同学去过那里,夏天的时候那里有个玫瑰花园”。

    “那我们就去看看冬天的mission bay吧”

    Andy开着车,我和长颈鹿坐在后面,我把车窗摇下来,窗外是太平洋吹来的海风,清新中带着一丝凉意,有点不舍,故事好像才刚刚开始,而我就要离开。现在离我航班起飞只剩下五个小时了。

    mission bay周边是 奥克兰 的富人区,这里没有拥挤的人群和游客,只有优质的沙滩和悠闲的行人。

    mission bay的天是金黄色的,夕阳下逆着光,我给长颈鹿拍下了一张照片。光晕围绕在她的周围,她的笑容跟温暖的阳光一样治愈。我在想,如果我们离得近,我们肯定会是很好的朋友。

    我说Andy我也给你拍一张吧,等我回国了还可以当做纪念。Andy拒绝了,“想要纪念你可以再回来找我们玩啊”

    我不敢接话,再回来?什么时候?会是在夏天到来的时候吗?我已经在悄悄想象mission bay夏天的样子了。

    本篇游记共含19716个文字,179张图片。帮助了游客。 举报
    相关目的地:新西兰
    返回顶部
    意见反馈
    腾讯分分彩
    页面底部